血血雪

【叹封】有关叹封的碎碎念 OOC慎

新人,纯新人

文笔差,慎

如果有bug,请无视

#小叹视角#

《惊悚乐园》完结后,突然觉得自家cp凉得彻彻底底的,一个犯傻为自家cp哭了半个晚上,失眠一个晚上,第二天清醒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哭些啥。基于这次犯傻犯得有些彻底,必须纪念一下,便有了这篇碎碎念。


以下正文:


如果没有若雨姐,陪在觉哥身边的,应该,一直是自己吧。

封不觉是个直男。

这是王叹之在学生时代就清楚认识到的事实。

即使封不觉没有交过任何一个女朋友,甚至没有女性朋友,但王叹之依然凭借着对他来说完全不科学的洞察力知道了这个事实,哦,也同时知道了自己喜欢觉哥这个事实。

所谓,还没暗恋就失恋,能有这种体验,王叹之觉得自己这辈子还真没白活。

话说,才十几岁就说一辈子是不是有点早?

 

王叹之和觉哥是在幼儿园认识的,对于这个刚进幼儿园就怼得一位老师怀疑人生,几近辞职的清秀(?)男孩,王叹之一反其他孩子敬而远之的态度,直接认定封不觉惊为天人(?),就此开始叫一个和自己一样大的人为“哥”,觉哥这个称呼也因为王叹之跟了封不觉一辈子。

 

在王叹之看来,封不觉就是一个发光体,就算那光是漆黑漆黑的,也是在发光嘛......

自以为自己再普通不过的王叹之,面对封不觉这样一个处在常识范围之外的人,带着又好奇又敬佩的心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注意着,成功把自己注意成了觉哥的头号哥们,首席好友;同时,也成功把觉哥注意成了一个只能用“封不觉”来形容,连性别都不重要的特殊个体。

 

王叹之作为一个为人善,心思浅,脑回路也不怎么丰富的人,可能是多年来花在注意觉哥这件事上的时间实在太多了,就这么注意着注意着,顺带着把自己的青春期的懵懂情愫也一起注意过去了,这个缺心眼儿的孩子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当自己对觉哥的崇拜在日益增加,全然不知那崇拜的本质早就被另一种情感替代了。

 

在某次知晓了觉哥有一本《如果发现自己是同性恋可选的基友名单》后,王叹之的脑洞骤然打开,先是YY名单上都有谁,再是YY自己就在名单上,最后YY觉哥成了自己的男朋友......整个过程十分流畅,毫无阻隔,顺其自然到让我们缺心眼儿的小叹同志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同志”,并且只对觉哥“同志”。

 

当小叹同志成功从“我昨天还觉得一个向我告白的女生很好看,今天就对着自己从小到大的偶像(觉哥)弯了”这个混乱中清醒过来后,他平生最敏锐的洞察力降临了。

“如果”

封不觉的“如果”,这种明显是封不觉过度准备产物的“如果”,对封不觉来说就是基本不会发生的情况了。

 

觉哥是个直男。

 

那时的王叹之几乎升起了一个他这辈子最大胆的想法:“把觉哥掰弯吧......”

 

这个想法在两秒后被王叹之自己封杀了,为人善,心思浅,脑回路不怎么丰富,还有点缺心眼儿的人,怎么可能利用智慧和计谋把为人恶,心思深,脑回路极其丰富,到处留心眼儿的觉哥掰弯呢?

 

之后封不觉当了推理小说家,王叹之成了外科医生;封不觉为了治疗恐惧玩惊悚乐园,王叹之被吓到尖叫还跟着一起玩。王叹之始终觉得,无论怎样,及时觉哥不会喜欢自己,自己也是那个可以陪在觉哥身边最久的人,是那个被觉哥称之为“朋友”但绝不是普通的朋友的人,是觉哥生命中最特殊的存在之一,至少在黎若雨出现前,王叹之毫不怀疑这一点。

 

封不觉遇到了可以接受,甚至理解他的怪异的黎若雨;王叹之遇到了像觉哥一样比他聪明,强大,喜欢欺负他的古小灵。封不觉喜欢黎若雨,黎若雨喜欢封不觉:王叹之不讨厌古小灵,古小灵喜欢王叹之。

 

王叹之觉得,自己暗恋了觉哥十几年还没被觉哥发现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王叹之觉得,觉哥过了二十几年才遇到一个喜欢他的姑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王叹之觉得,再接着暗恋觉哥一辈子还不被发现是一件值得痛苦的事;王叹之觉得,用喜欢古小灵来代替喜欢封不觉是一件值得考虑的事。

 

王叹之喜欢古小灵,古小灵喜欢王叹之。他们成了男女朋友,他们见了家长,他们结婚了。

 

封不觉喜欢黎若雨,黎若雨喜欢封不觉。他们成了朋友,他们开始同居,他们一度分居,他们还是结婚了。

 

多年以后,当王叹之怒抽封不觉的儿子时,他不仅知道了当初自己为什么会被小灵的爷爷暴揍一顿,他还知道了,自己可以和自己暗恋了半辈子并且还会不可控制得继续暗恋下半辈子的人,作为主角之一出现在同一个婚礼上,自己这辈子真的没白活


评论(4)

热度(43)